您現在的位置:江蘇省南通第一中學 >> 百年校慶>> 校友心語

校友心語

我的一中緣

作者: 來源:點擊數: 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10日

周甜

1976年至1981年,我在一中度過了5年快樂的中學時光。如果人生可以用顏色來做標記,嬰幼兒粉色,童年綠色,青壯年玫色,老年金色,那么,我愿意用淡淡的紫色標記浪漫羞澀而芬芳的少女時期。

我的家在南通市城區中心區域,所謂“六橋之里”。那兒距離通中很近。憑我當時的學習成績,完全可以進入通中重點班,可我在一中一待就是5年。每天舍近求遠樂顛顛步行3站路到一中上學,仿佛一中的水更甜似的。

真的,一中校園的空氣里,總是彌漫著青青綠草的香氣,老師和同學們的臉上永遠洋溢著溫暖的微笑。我喜歡他們,他們中的許多人也喜歡我。

一、父親領我進入美麗的一中

我的父親周仁1972-1981年期間在市一中任教。他是一位既嚴厲又有趣的人,熱愛寫作,是江蘇省作協會員。父親擔任班主任,教兩個班語文課,嗓門很大,批改作文又快又細,不少學生對他印象深刻。一位76屆學姐說,“他是一位難得的好老師,一個非常善良的人。”恢復高考后,父親爭分奪秒幫學生補習功課,除了語文,還補習數學……教學之余,父親還夜以繼日地進行科普創作,想把十年耽誤的時間追回來。終因積勞成疾,47歲就英年早逝。父親的學生都很懷念他,班級聚會時常常提到他。

父親對一中的愛也傳染給了我。記得父親第一次帶我去一中,我就一下子喜歡上了這個學校。一排排教室掩映在綠樹叢中,當中有一條長長的走廊,將教室、辦公樓連接起來。教學樓之間有花園,花香撲鼻。課間,學生們在花園里讀書、游戲。操場上,更是生龍活虎。老師們遇到我就像早就認識似的,滿臉喜愛,不住地夸我。后來我才知道,視女兒如掌上明珠的父親,曾經向他的同事和班里的學生介紹過我的作文,所以高年級的同學見到我也不覺得陌生,這讓有些羞澀的我對一中的環境產生了家的感覺。

(圖為周甜的父親周仁,1980年代初在南通市一中給學生上語文課時的情景)

二、母親常講一中上學的故事

我的母親顧鳳鳴是一中58屆初中畢業生,之后去化工中專繼續深造。她跟我說起初中班主任老師周天、任課老師林彌勵,以及她的同窗和閨蜜時,常常激動得臉上放光。母親對自己中學時代的“光輝歷史”十分自豪,可以想象,如今依然健康美麗、保持良好生活習慣的母親,在她的豆蔻年華,一中就是她的圣地。

母親中年時在化學制藥廠化驗員的崗位上被選拔進入實驗中學,從教20多年,兢兢業業,廣受學生愛戴。在她身上,有著一中“敬誠勤樸”校訓的烙印。母親總是以她的中學老師為榜樣,把初等代數和平面幾何講得非常清晰,她在家做的數學題摞起來高高一疊。母親對我的教育很少說教,更多的是靠言傳身教。

(圖為周甜的母親顧鳳鳴)

三、我在一中難忘的學習生活

1976年秋天剛上初一時,我們國家發生了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,一是唐山大地震,二是毛主席逝世。我們這些稚嫩的孩子仿佛一夜之間長大了。有段時間上課、開會都得在室外進行,記得代數老師第一次解釋負數概念時,我正一面看著老師在陽光下的黑板上吱吱呀地作圖,一面擔心樹下的毛毛蟲爬到我的腳上。室外教學對老師更是考驗,幸運的是,老師總有辦法讓我們專心聽講,愛上所學的課程。

我們的老師個個都非常敬業,而且教學生動、得法。英語老師顧懋蓉為了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,找來許多經典的英文歌曲,自己刻蠟紙油印,一首一首教我們。我到現在還記得英語課上全班起立,吟唱《當我們還年輕》、《老人河》、《鈴兒響叮當》的情景。

學校成立了文藝宣傳隊,排練革命現代京劇《杜鵑山》、話劇《園丁之歌》,組織大合唱等,在南通市各大劇場公演。初中語文老師周秉暉非常漂亮,普通話很標準,在《杜鵑山》、《園丁之歌》中飾演女主角。我們班是文藝班,好幾位同學參加演出,有的當演員,有的在樂隊里拉二胡和提琴。我在《園丁之歌》中飾演一名女學生,臺詞是什么現在已經不記得了,只記得那時下午一下課,就去禮堂排練,非常開心。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豐富了我們的知識結構,提高了我們的文藝才能,也培養了我們團隊合作的習慣。

高中語文老師康真,數學老師顧敏、徐捷,物理老師孫字民,化學老師周倩儂,政治老師呂安興等上課都非常認真,課后則像爸爸媽媽一樣慈祥溫柔、愛生如子。周倩儂老師甚至還救過我,是我的恩人。一次化學實驗稀釋濃硫酸,我自以為學得好,搶著先做。不料手忙腳亂中誤將水倒入濃硫酸中,酸液即刻飛濺到臉上,疼得我大叫起來。說時遲那時快,正在另一組做示范的周老師立即用棉布拭去我臉上的液滴,然后夾著我沖到醫務室,迅速將碳酸氫鈉藥水撲到我臉上。接著帶我坐三輪車趕到隔壁人民醫院急診處理。身材瘦削的周老師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和勇氣,整個過程大約只持續了十幾分鐘。之后的一個星期我在家中休息,周老師還上門探望,幫驚魂未定的我平靜下來。一周過去了,我也奇跡般地恢復了健康。要不是周老師非凡的應急處理能力和超乎尋常的愛心,我的人生也許是另外一個樣子。那次事故也成為一個教訓,一直提醒我做任何事情都要仔細認真,守規范不莽撞。

四、同學友誼相伴一生

中學階段是身體、思想逐漸成熟的關鍵階段,除了老師的引導,同學之間的關系對個人成長也非常重要。幸運的是,我在一中5年,結識了可以相伴一生的同學,大家相濡以沫,互相鼓勵,直到畢業后的幾十年,始終友愛無隔閡,從未間斷聯系,不少同學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高中同學顧鋒后來成為我的丈夫,我們在事業和生活中相互支撐,既是親人又是摯友。一中也成為我們永遠的家園,和共同的緣分。

 

 

(圖為顧鋒、周甜與羅飛、任佳、張輝等同學在母校市一中相聚)

 

(作者系市一中1979屆3班初中畢業生及1981屆1班高中畢業生)

收藏
国民彩票手机版下载